凌晨四点,我进入了金银潭医院的“红区”

右一 陈娴

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队员、陆军特色医学中心麻醉科护士长 陈娴

今天接到通知,医疗队将于下午开始接收病人,对于我们而言时间就是生命,所有队员明确分工,紧张有序的准备着,只待一声令下。

晚上8点,在寝室待命的我接到通知将于27日凌晨上红区(污染区)的4-6,我坚定的回复到“收到”。红区就是污染区,是直接接触患者的区域,面对未知的一切,内心充满了紧张。

凌晨3点我和我的战友从寝室出发前往金银潭医院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路程,我们却走得无比坚定。到达医院后,我们两两一组,严格按照流程穿戴防护装备,战友用笔在背后写上我们的名字,此时我们每一个人只能从写上的名字来区分。

按照进入流程到达护士站,我和我的小伙伴进入了第二个穿衣区,还要穿上隔离衣等防护装备方能进入红区进行工作,此时刚刚凌晨4点。

一切准备就绪,怀着忐忑、紧张却又平静的心进入了红区病房,和上一班的战友进行详细的病房交班后,便开始巡视病人、监测体温、记录治疗等了一系列的护理工作,时针在嘀嘀嗒的响着,而汗水也在防护服里慢慢的渗透着,护目镜雾了一次又一次,连呼吸都是难受的压抑的,2个小时的时长真的是度秒如年,就像过了半个世纪。

终于等到了战友的接班,交完班后,才是对我们最大的考验。我们在脱衣室一,看着脱衣流程,对着监视器,轻轻的慢慢的脱掉隔离衣、洗手、面屏、洗手、帽子、洗手..等流程,在监视器的监视和同伴的提醒下终于脱掉了最外层的隔离装备,进入了黄区(半污染区),与护士站当班护士道别后进入了脱衣二区,再次在监视下脱掉防护服及其他装备,然后进行喷淋沐浴,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。此时看着镜子才发现短短2个小时鼻梁已经口罩完全压红压肿了,额头被帽子勒出了深深的印迹,而我和“小伙伴”却相视而笑,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战胜了自己。回到寝室已经8点,马上拿出手机仔细看着今天的排班,20-24黄区。

阳光总在风雨后,武汉,加油!

何娟

没有硝烟的战场

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队员、陆军特色医学中心肿瘤科护士长 何娟  

夜班终于下班啦,在等待红区(又叫污染区)小伙伴们的时间,我坐在绿色区(又叫清洁区)浏览了一下手机,昨天写的日记已经被发出来了,被转发很多,回帖也很多,发现写得太煽情,很多人都给我留言说泪崩,感觉一不小心成了网红。还有同事调侃,我可以丢医从文,嘿嘿,还不能弃,我还要发挥专业技能。

跟拍的新闻工作者昨天已经把我们一天的工作整理并发到网上,挑选了几个来看,太真实,没有一点后期渲染。回顾这两天,就像打仗一样,从到达武汉,不到48小时时间,就已经开诊收治患者。

这么短时间内需要统筹安排、组织培训、制定流程规范,并让队员们要病房熟悉环境,整理病房物资,把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楼层,迅速布置成可以抗新冠,并且具有高标准防护的病房,需要的就是速度,这种速度只有军人才有的速度。情况随时在变,下午布置病房后排班都已经跟早上的完全不一样。大家没埋怨,没有退缩,积极协调,每个人都抢着干,每个人都尽力想细节,尽力做到万无一失。离开诊时间越来越近,最后我们都被赶出病房区域,全部退到绿区,开诊在即。第一组人员到位,点名完毕后,他们进入更衣室,大家不由得给他们鼓掌,他们是我们的第一批勇士。

等待的红区同志们终于出来了,第一天开诊大家流程都不是很熟悉,为了确保安全动作都比较缓慢,我们边走边调侃,现在回酒店只有早饭和午饭一起吃啦。(陈琦 整理)

(责编:何淼、申亚欣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LobaL-software.net